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1880年代的巴黎,迷人的现代感

2022-04-02 11:14 来源:互联网

来源:芝加哥艺术博物馆AIC

  傍晚时分,一名女子独自坐在咖啡桌旁,神情细致地凝视着巴黎商业区的活动和景色——画家费尔南德?兰格伦(Fernand Lungren)对《咖啡馆》(In the Café)的生动描绘,让人神往。

  这家咖啡馆由桌子、椅子、天鹅绒衬里的卡座、建筑元素和无数照明装置组成,仔细观察,你还能捕捉到远处的行人、被灯光照亮的商户和右边嘈杂的街道。

  画面左侧的女人引人注目——她穿着一件有绒球装饰的红橙色连衣裙,戴一顶有着羽毛和饰花的帽子、一双手套。她独自一人坐在熙熙攘攘的闹市中,代表了19世纪末妇女追寻的新独立,身心享受着巴黎现代化蓬勃发展的商业和休闲公共空间——林荫大道、公园、咖啡馆、百货公司、商店和娱乐场所。她拿着杯子(从边上的玻璃瓶看起来应该是水),向外看着,那个女人是在等朋友、家人、还是恋人呢?还是她根本不是在等谁?也许她只是坐在那,凝视着周围的世界而已。

  兰格伦使用了细线条和大胆的颜色对比,他的描绘精确而又层次分明。乍一看,这一切似乎都很清晰,但当你仔细观察,是否对这种看来很紧凑的结构感到困惑?

  首先,一些充满活力的开放式笔触,打断了这幅画的线性结构:白色、青绿色和橙色颜料的笔触,描绘了女人裙子和衬裙下面的裙边;最右边的人物拿着一束黄色的鲜花;背景中的车夫被商店橱窗的灯光映射,向左移动的马车陷入模糊场景中。

  试图去理解咖啡馆的建筑空间绝非易事,咖啡馆面向街道的门窗已完全打开。许多镜子和灯光、光线的反射和折射混淆了空间联系,并扰乱了我们在场景中的位置。

  人物上方的灯是装在后墙的镜子上?还是在天花板上?其中一些灯是反射映像,应该可以向我们提供关于女子所在的空间位置,以及我们作为观众可能的位置的信息?在咖啡馆里,形成了一个有趣的视觉谜题——一个将现代城市空间、女性、时尚,特别是灯光效应结合在一起的谜题。

  费尔南德?哈维?兰格伦(Fernand Harvey Lungren)或许对你来说不是一个熟悉的名字,但他的艺术生涯却是一条众人熟悉的道路。兰格伦出生在美国马里兰州,在俄亥俄州的托莱多长大,曾旅居欧洲,之后再度回到美国。

  应父亲的要求,兰格伦于1874年在密歇根大学学习采矿工程课程,两年后他放弃了学业,坚定了追求艺术的决心。他先去了辛辛那提,又到了费城,1879年,他在纽约得到了一份杂志插画家的工作,他本可以一直从事插画事业,但是他真正想做的还是绘画。

  1882年6月,兰格伦与一群艺术家一起坐船去了欧洲。走在巴黎的街道上,他开始决心通过直接观察寻找自己的目标——他将主要时间放在研究巴黎街头场景。

  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收藏的这幅《咖啡馆》中,兰格伦特别注重女性时尚的细节。

  在1883年的一个服装广告海报中,我们可以看到一名妇女呈现出类似的形象——她的帽子,她裙撑的大小,甚至她的披肩,都与《咖啡馆》里的红裙女子相似。

  从《咖啡馆》的X光成像图可以看出,一开始画家想画的是在人物的背部和肩膀周围的另一件衣服,后来才又重新画了现在这件。

  然而,画中红橙色连衣裙上的绒球却不像当时的时尚,而更像是1860年代服装的风格。

  从兰格伦的另一幅同样名为《咖啡馆》的较小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,他会重复使用并重新定义一幅作品的部分内容,并运用于另一部作品。

  兰格伦在这幅画中描绘了坐在餐桌旁的两个女人。黑衣女人的脸看起来很接近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品中“孤独”的女主角,右边女士的橙色连衣裙也触动了一个熟悉的音符。

  在巴黎的两年里,兰格伦被印象派的新作深深吸引。在他到达巴黎之前的1880年,古斯塔夫·卡耶博特(Gustave Caillebotte)在第五次印象派展览中展示了一幅实验性的作品——《在咖啡馆里》(In a Café),这幅画描绘的是一位男性在咖啡馆自然光下的状态,与兰格伦《咖啡馆》有很多相似元素。

  而《咖啡馆》中的女性形象,很可能参考了克劳德·莫奈(Claude Monet)的《普维尔悬崖边的漫步》(Cliff Walk at Pourville)和皮埃尔-奥古斯特·雷诺阿(Pierre-Auguste Renoir)的《阳台上的两姐妹》‘Two Sisters (On the Terrace)’等作品。

  兰格伦对光的浓厚兴趣不同于喜欢描绘阳光的莫奈和雷诺阿,他的关注点在于19世纪末的新产品——电灯,以及如何在绘画中呈现这种现代光线的视觉体验。他说:“这种新式的白炽灯像是一根魔杖,它将肮脏的用煤气灯照明的街道变成了仙境。”

  巴黎这座“灯光之城”还吸引了其他艺术家一起探索这明亮的世界,其中就包括法国画家詹姆斯·迪索(James Tissot),他的作品《马车上的女士》(Ladies of the Chariot)描绘了一个铁和玻璃构筑的演出场所,这个巨大的内部空间,正是用电灯照亮的。

  《咖啡馆》里的女子展现出了迷人的姿态,但灯光才是这幅画中真正的“明星”——女子上方有电灯,咖啡馆外街上是煤气灯,左边镜子和隔板上有灯光映射,右边还有闪闪发光的商店窗户和广告柱。

  灯光贯穿了兰格伦的职业生涯,1884年9月他回到了美国,在纽约创造了许多油画和粉彩画作品,描绘了雨、雪、雾、烟花、灯光中的街道、公园、码头和室内的景色。

  另一个提升兰格伦想象力的地方是美国西南部。从1890年代开始,他经常去新墨西哥州和亚利桑那州,以西部风景以及原住民为主题作画。1906年,他定居在加州的圣巴巴拉,从那时起,就一直专注于沙漠和峡谷景观,直到1932年去世。光仍然是这些绘画中的关键元素,他也曾描绘日出、黄昏、日落、月光、星光等自然光对广阔地形的影响。

  兰格伦的辉煌职业生涯最终还是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。搬到加州后,他与东岸艺术市场脱节,很少在那里展出作品,转而专注于风景画和圣巴巴拉艺术学院的建立。但我们无法忘记的是,兰格伦的作品曾经“照亮”了现代化的巴黎。


编辑:shu070103